八零书阁 > 玄幻奇幻 > 昭周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章 尚书、探花与世子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章 尚书、探花与世子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作为整个朝廷的“人事主管”,这位周尚书所说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少年得意固然是人生美事,但是许多少年人心智尚不成熟,行事还会略显偏激,再加上人生经历太少,过早进入官场,容易沦为他人掌中刀不说,而且还会被那些官场老油条玩弄于股掌之间。

    如果碰到一些心思歹毒之人,一辈子也就毁了。

    林简当年十九岁中进士,二十岁入仕,出任南阳太守的时候,便因为伏牛山“聚众闹事”的事情,与南阳本地的士绅以及官员起了冲突,不是他身后的周家保他,那个时候的林简可能就已经性命不保了。

    而林简之所以放心让林昭入仕,是因为林昭这两年时间表现的太过老成,老成到甚至林简有时候都会忘记他是一个少年。

    周尚书说完这句话之后,抬头瞥了一眼林昭,继续说道:“不过小林探花你,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看你言谈举止,以及做事的时候,全然不像是一个少年,倒像是……”

    这位胖子尚书面色古怪,轻声道:“倒像是一个中年人一样,老夫甚至怀疑,你是不是给什么山里的精怪占了身子,披着你的皮入朝为官。”

    林昭被他这句话说的浑身发毛,当即苦笑连连:“周尚书玩笑了,我好生生的一个人,如何就成了精怪了?”

    “说笑而已,不必当真。”

    周嵩背负双手,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懒自顾自的说道:“去年你从老夫这里,要去了一封书信,是写给衡州陈英的,今岁秋查,这位衡州别驾又给老夫回了一封信,老夫碍于情面,便给了他一个上的考功,不出意外的话,这人明年就会官升一级,甚至有可能会调回长安。”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林昭一眼,懒洋洋的开口道:“你,还有你那个叔父,都欠我一个人情。”

    听到这句话,林昭连忙起身,肃然道:“这是自然,林家上下,都欠尚书一个莫大的人情。”

    “莫要扯什么林家。”

    周尚书呵呵一笑:“你们叔侄二人记着就行了,我要林家的人情做什么?”

    对于周嵩这种级别的人来说,即便是林昭现在,对他也没有什么助益,远在千里之外的越州林氏……更是毫无用处。

    “好了,该要的人情老夫也要了,没什么事,你便回去罢。”

    胖胖的尚书大人,挪了挪身子,开口道:“今年的选试,应该是本月十五,你按时来,莫要误了。”

    林昭在心里默默盘算了一番,今天是乾德九年的十一月初九,也就是说距离选试不剩几天时间了。

    他起身,对着周尚书拱了拱手,开口道:“多谢周尚书,下官记住了。”

    说罢,林昭便告辞离开,很快就出了这位尚书大人的书房。

    等林昭走远之后,周尚书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张前两天司宫台送过来的纸条,纸条上只有廖廖几个字,前两个字是林昭的名字,后面四个字,乃是官名。

    再一次看了一遍之后,这位尚书大人重新把这张纸条收进了袖子里,面色古怪:“在吏部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见新科进士给个正七品上的,更有意思的是,这还是宫里的意思……”

    “这小子……”

    周尚书把两只手都揣进了宽大的正三品官服里,小声嘀咕了一句:“莫不是姓李……”

    …………

    出了周尚书的书房之后,林昭刚想离开吏部,就看到先前引自己报道的那个吏部吏员,正在吏部前院等待自己出来,看到他出来之后,这个吏员连忙跑了过来,又是拱手又是作揖,赔礼道:“林探花,小人眼拙,不该收您的钱财,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莫要与小人计较了……”

    说着,他两只手捧着刚才从林昭这里收的尽快,恭恭敬敬的递在林昭面前。

    像他这种在六部衙门里上班的吏员,背后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关系的,而能在吏部上班,更是说明能量不小,只不过看到林昭被请进尚书书房之后,他还是害怕丢了差事,连忙赶来向林昭赔罪。

    林昭只是微微一愣,便想明白了这人为何前后态度不一,他哑然一笑,开口道:“你放心,我没有与周尚书提起这件事,一点散碎银钱,你且拿去花用就是。”

    说着,林昭不再理会这个吏员,而是负手离开,朝着吏部大门走去。

    如今的林三郎,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见了一百贯钱就走不动道的少年人了,给出手的钱再要回来,他丢不起这个人。

    这个吏员看着渐行渐远的林昭,又扭头看了一眼周尚书的书房,心中仍旧有些追逐不安,但又不敢去打扰周嵩,只能战战兢兢的下去做事去了。

    不出意外的话,他最少要害怕好几个月,才能慢慢放下心来。

    话分两头,另一边的林昭刚离开吏部,走到了朱雀门门口,就看到一个熟人正在朱雀门门口站着,这人手里拿着一本长安风,见到了林昭之后,大喜过望,立刻迎了上来,满脸都是笑容。

    “三郎,这一次你可帮了大忙了!”

    林昭对着这人行礼之后,有些不解的说道:“殿下,我帮什么忙了?”

    这个在朱雀门门口等着林昭的,正是宋王府的世子,与东宫走的极近的世子殿下李煦。

    李煦笑容满面,开口道:“这几日,殿下一直在因为吐蕃使臣的事情劳神不已,但是今日你这长安风一经刊发,整个长安城都知道了吐蕃使臣的真正死因,从此之后,朝野再没有人可以用这个攻讦东宫了。”

    李煦满脸笑容。

    “所以说,三郎你这次帮了大忙了。”

    他伸手拍了拍林昭的肩膀,笑着说道:“太子殿下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也大为高兴,特意让我来向三郎致谢,等过两天,殿下准备在永嘉坊设宴,请三郎好好吃上一顿。”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永嘉坊,就是那座“太子别府”所在的位置。

    林昭伸手挠了挠头,开口道:“殿下,这事是七叔让我办的,你们要谢,便去谢七叔好了,至于吃饭的事情……”

    “我要先问过我七叔能不能去。”

    听到林昭的这个回复,李煦脸上的笑意僵了僵,随即变成微笑,继续说道:“不管是林师还是三郎你,都是要谢的,只不过林师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倒不怎么好请他了。”

    说到这里,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林昭问道:“对了三郎,听闻你今日到吏部报道了,吏部可有为难你么?”

    他面色诚挚,说道:“如果吏部那边为难你,可以让殿下给吏部写个条子,顺便让吏部把三郎你安置到詹事府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新书推荐: 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田园山水间 大明正统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魂穿 乡村直播之开局怒怼相亲女 死亡作业 篮坛巨石 末世:开局反签到 巨星从有嘻哈开始 变身二次元便当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