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八零章?嗯?七夜怎么没来?(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平说得嚣张,行为也十分嚣张。

    但一时间,正道阵营这边敢于反驳之人却是没有几个。

    一是江平刚才牛刀小试,随手一剑就将他们这边小有名声大锤兄弟逼退,实力可谓深不可测。

    所以实力在大宗师之下的武者,就算心中不满,但敢于出声之人拿小命去试剑的人却是没有几个。

    而大宗师之上,最顶级的那部分大佬,其实也就十几位绝顶大宗师罢了。

    他们中大半都是正魔谈判的亲历者。

    而在那天,就算他们不是亲眼所见,却也是亲自感知到江平是如何在短短片刻就将魔门一位绝顶大宗师打得渣都不剩。

    所以一些不认识江平,本想出声训斥的大宗师刚想说话便得到身旁之人提醒,而后神色一惊,迅速噤声。

    这种大佬之间的对决,他们这些才不过新晋或老牌的武道大宗师,还是不要轻易掺和为好。

    见江平三言两句就震慑全场。

    赵国正道武者仿佛又想起了那个江党盛行,在正道联盟一手遮天的江监察使。

    只可惜,江党势力初成,就传来了江平身死的谣言,导致江党迅速土崩瓦解。

    不过即便如此,以江平为核心的江党们仍是在江平离去以后保持着攻守同盟,在正道联盟中占据着一部分不小的力量。

    他们已然预料到,随着江平今日一役,名声定会迅速通传整个天下。

    那么联盟之中沉寂已久的江党恐怕又会大放活力。

    一时间,众人心思不一。

    不过沉默少许时间后,一位来自魏国的正道绝顶大宗师出声道:

    “江指挥使,不,江监察使,既然你此刻是以正道武者的身份出现,我们便给你一个面子。

    你要他们二人的命,我们也不阻拦。

    只是请你处决二人之后,便不可再干涉挑战秩序。

    否则便是江监察你神功无敌,也休怪我们以多欺少,拼个你死我活了!”

    虽然他们心中不想因为一个将死之人得罪江平,但要是被江平三言两语吓住,那传扬出去,他们在场的人岂不是都成了缩头乌龟,还有江平名声的踏脚石。

    江平轻轻一笑,问道:“敢问这位前辈是?”

    “老夫李申羊,魏国三羊宫内一无官无职的老人。”

    那绝顶大宗师抚须冷哼道,一副无惧无畏的架势。

    “原来是魏国老前辈,江某乃是小辈,刚才言语可能有所冒犯,还请勿怪勿怪。

    既然老前辈这么说,那我自然也要给前辈面子。”

    能不打起来的话就不打起来,江平也不在乎说些好话,他打着哈哈,气氛随之缓和下去。

    “既然没人跟我争,那他们的命我就拿去了。”

    “你们可是不知道,这剑魔当初作恶多端,杀我家旺财,啊呸,是杀我爱犬,心狠手辣,那是连狗都不放过啊!

    旺财陪我多年,不是家人胜似家人,在我心中早已经不是一条狗,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剑魔杀我家人,我定要拿着他们的性命去旺财坟头活祭,以慰旺财的在天之灵。”

    “啊?”

    有人惊诧地看着江平,一时间竟不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竟然是为了一条狗,就差点得罪天下同道。

    果然天才行事就是这么天马行空,不拘一格嘛。

    江平摆摆手,一副唏嘘的语气道:

    “我知道你们一定要说士可杀不可辱,说我这么做太残忍了点。”

    “但是魔门妖人,何必与他们讲我们正道之人的仁义道德,若不是伤心到极点,我也不会做这么残忍的事情。”

    “好了,你们不要劝我,这件事我非做不可。”

    李申羊继续冷哼道:

    “我们不阻你,可你想拿走这正阳魔君的性命去祭奠一条狗,可是问过魔门之人了?”

    江平抱拳拱手道:“这就不劳前辈操心了,我跟他们讲讲道理,他们自然也就会答应了。”

    正说着,一旁的独孤正阳突然惨笑道:

    “江兄,我不知道你为何要救我和仙仙,但我已经活不了了,请你把仙仙带走。

    她和孩子是无辜的,我求求你!

    就算下了地府,我也不会忘了你的恩情。”

    慕容仙仙也认出来这个带走她狗子的男人,抹着泪道:

    “江少侠,你能在这种时候出来,我十分感激,只不过我已经决定陪正阳一起赴死。

    只请你看在大毛的份上,将我夫妇二人合葬,我们便感激不尽了。”

    “仙仙!”

    独孤正阳情绪激动,想要说些什么。

    江平却是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

    “本公子亲自下场,带走两具尸体,我很面子的好不。”

    “再者说你们想死,问过我没有。我不让你们死,你们就不能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