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百三十八章:非奉孝,不足以镇压(三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公元195年,四月初,广阳城外。

    只见大军云集,幽州牧,乌丸司马公孙瓒没有去支援被乌丸重兵包围的渔阳,而是亲自统帅着数万精兵来到了这里,因为袁绍出兵了,不仅仅如此,只见在公孙瓒的身后,三千骑着清一色白马轻骑,各个看上去威武至极的士兵,夺目无比。

    白马义从,公孙瓒最精锐的战士,让外族闻风丧胆的骑兵,也出现了。

    然而白马义从再侧,公孙瓒的脸上确不见多少的骄傲,凝目望去后,整齐有力的脚步声骤然响起,不多一会后,一只七千人众,阵形严谨,装备精良,黝黑色的铁甲似乎汇聚成**的雄师缓缓而来,虽相隔千步之遥,但亦能清楚的感受到那股浓烈至极的肃杀之气。

    “主公,这就是先登军”在公孙瓒旁边,大将严纲透着几分畏惧道,很明显吃过大亏了。

    “麴义”公孙瓒望着敌军军旗之上,迎风而动的麴字,目中透出了可怕的寒芒,正如难楼所言,乌丸看似气势很大,但终究不能动摇其根本,而袁绍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要守住幽州,必先败袁绍大军,至于沈辅,那是万不得已之下,才能请求的,因为比起袁绍,沈辅更是让他担忧和敬畏,甚至让他无力。

    “兄长,弟请战,斩下麴义人头”这时,一员幽州战将面带凶狠的策马而出。

    公孙瓒微微犹豫后,点了点头,道:“小心点”

    “诺”战将兴奋的应后,立刻策马而出,高声道:“某乃幽州公孙范,麴义速速出来受死”

    然而听到这话,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缓步而来的先登军似乎完全没有理会公孙范,依旧不断的前进,仿佛除了麴义的命令之外,永远不会停止前进的步伐。

    公孙范神情一恼后,冷声道:“无胆麴义,不敢一战吗?”

    听到这话,只见在军旗的下方,一位中年战将,犹如挺拔的苍松一般傲然而立,那轮廓分明,不怒而威的脸上露着了丝丝肃杀之气,如野兽一般,深邃的双眸之中透出可怕的寒意。

    正是袁绍大将,先登主帅麴义。

    幽州内乱,关乎天下大局,生死存亡,袁绍自不会坐视机会而不动,然上党李虎视眈眈,大军压近,袁绍不可亲出,而因为文丑,颜良皆以战死,所以谁为统兵之将,让袁绍苦恼不已,最终在田丰,沮授二人极力支持之下,袁绍最终选择了麴义,以麴义主将,高览,淳于琼为副将,统帅四万大军,支援乌丸。

    望着叫嚣的公孙范,麴义的右手重重一挥后,只见先登军的阵形瞬间便发生了变化,前面五排的重装步兵轰然矮身蹲了下来,注目一看后,后军的公孙瓒一惊,只见立于重装步兵身后的,赫然便是一排排的弩兵。

    “不好,范弟,快回来”公孙瓒看后,着急的喊道。

    可惜已经晚了,只听嘭的一声,前方陡然响起一阵炸雷般的高喝,刺耳的尖啸声掠空而起。

    原本挑战的公孙范,一时没有准备,望到这一幕,瞬间呆住了,只见一逢乌黑的弩箭如同密集的飞蝗攒射而至,公孙范原本武艺一般,如何能躲避如此狂猛的箭雨。

    “范弟”公孙瓒痛苦大喊后,只见一根根弩箭插在了公孙范的身上,整个人如箭靶一般摔下了战马。

    “混蛋”公孙瓒怒吼后,举着长枪厉声道:“诸军随我冲锋”

    “杀!!”

    马嘶人嚎声中,公孙瓒带着无边的愤怒,率领着大军向着先登冲杀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麴义那冷然的脸上,划出了一丝弧度,随着令旗挥动后,极具穿透力的声浪霎时间冲霄而起

    只见先登将士再次变阵,前排重装步兵迅速的向着两翼散开,后排弩兵筑起了一层层坚固的盾墙。

    望着前方震动大地,排山倒海而来的铁蹄,麴义目光冷漠的缓缓抽出了配剑。

    ……

    经过贺兰山一战,天下基本无人敢在随意挑衅沈辅,然在幽州之内,北方大地上确再次响起了对沈辅的邀战。

    “你们给本将传话出去,我麴义就以整个幽州为棋盘,邀战沈辅!!”

    公元195年,自三月二十至四月十三日,袁绍大将麴义连破范阳,逐县,广阳,大败公孙瓒之大将严纲,单经,尤其是广阳一战,八千先登大败公孙瓒本人,兵锋直指幽州治所县,一时名响天下。

    很快,一封求援,以百里加急,火速传入了长安。

    “主公,公孙瓒信中言,愿意臣服朝廷,归顺主公”李儒握着密文道。

    沈辅拿过后,随手扔在旁边,道:“他这是归顺吗?他这是被麴义给打怕了”

    “主公所言甚是,早就听闻,袁绍麾下,颜良,文丑以武为尊,但论起拥兵,治军则以麴义为先,此人不但极善用兵,更关键的似乎在于练兵,区区八千先登,愣是打的公孙瓒狼狈而逃”贾诩点头道。

    “此人的确有大将之才,可恨竟然在袁绍麾下,其已经向孤发出了挑战,按理说,这个时候轲比能退了,可以让文远直接进军,但孤确心中有些担忧”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